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348|回复: 0

吕景山:我治疗百病之根——痰的各种对药方

[复制链接]

4014

主题

4974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5656
发表于 2022-3-3 09:38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吕景山:我治疗百病之根——痰的各种对药方

吕景山 第二届国医大师

教授、主任医师、硕士生导师。山西省政协七届委员会委员,中国针灸学会第三届理事会理事,中国针灸学会腧穴分会副理事长,第三、四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。1992年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。2010年被评为首届“山西名医”。2014年获得第二届“国医大师”荣誉称号,中华中医药学会“终身成就奖”,2014“感动山西”特别奖。

从医六十年以来,他以崇高的医德、精湛的医术,救治了无数的患者,获得了广大患者和业内同行的一致认可和广泛赞誉。同时,先后培养了包括加拿大、香港等地在内的弟子五十余人。现已耄耋之年,仍勤耕不辍,服务于临床。

在学术上,他师古不泥,独辟蹊径,形成对药理论、对穴理论和对法理论。对药理论填补了迄今一千四百多年以来药对配伍专辑的空白。对穴理论为针灸学和针灸处方学的研究和发展创新了思路。

出版论著十余部,其中《施今墨对药》和《吕景山对穴》,被译为日文、韩文等多个版本,并分获1982年度全国优秀科技图书一等奖,1983年山西省科学技术二等奖。

编者按 国医大师吕景山指出,”百病皆生于痰“,痰是水液代谢障碍形成的病理产物,对于好多现代病的治疗都不要忘了治痰。文中,吕老公开了多个他治疗”痰“证的对药之方。

本文为吕景山在2015年12月18日中国中医药报社理事会在广东惠州主办的”国医大师临床经验传承与研习班“的演讲。本人已审阅。

什么是”痰“?

何为痰?痰是水液代谢障碍形成的病理产物,如《诸病源侯论》云:“痰者,涎液凝聚”。一旦产生,即可成为加重病情的因素,又可诱发新的痰病为患,诚如李时珍说:“痰涎为物,随气升降,无处不到,入心则迷成癫痫,入肺则塞为喘咳背冷,入肝则膈痛干呕寒热往来……”故有“百病皆生于痰”、“痰为百病之根”、“怪病责之于痰”之说。

传统中医将痰分为有形之痰和无形之痰两类,分述如下:

1、有形之痰

有形之痰是指从呼吸道分泌出的痰液,以及人体内、外所见的肿块、肿物、瘰疬等可触知的病变。因其见之有形,闻之有声,触之可及,影像可见,均称有形之痰。

2、无形之痰

无形之痰是指停聚于脏腑、经络,易引起心、脑血管,消化系统,内分泌系统,神经系统等多种疾病的痰。因其外无可见,只可以症测知,故称之为无形之痰。

痰的特性

1、粘滞性

痰是水湿津液凝滞的病理产物,一旦成形就具备了粘滞的特性。周学海《读书笔记》云:“痰者,稠而极黏”。

2、走窜性

沈金鳌《杂病源流犀烛》云:“痰之为物,流动不测,故其为害,上至巅顶,下至涌泉,随气升降,周身内外皆到,五脏六腑俱有”。盖痰在血,能使血液粘聚变稠,运行缓慢,聚而成痰;侵犯脉管,将会影响其舒缩功能,气血津液的出入,代谢废物的排出均受到影响;痰窜经络,以致经络受阻,沟通、感应、传导的通道障碍,遂有肢体麻木不仁等;粘于气道,阻碍肺系的呼吸吐纳升降功能。痰之粘腻,聚而成为痰湿、老痰、顽痰等。

治疗无形痰证的对药

1、痫、狂、癫

傅青主说:“饮食入胃,不变精血,反去生痰,痰迷心窍,遂成癫狂。”盖脾为生痰之源,肺为贮痰之器,治宜调理脾胃,行气开郁,燥湿除痰。方用导痰汤化裁。

半夏——橘皮

半夏辛温,燥湿化痰,消痞散结,健脾止呕;橘皮辛散苦降,性温而不燥,为脾肺气分之药,理气健脾,和胃化痰。二药伍用,脾可健,湿可去,痰可消。

郁金——白矾

郁金辛而不烈,先升后降,既能入于气分以行气解郁,又可入走血分以凉血清心、破瘀散结,善治痰浊蒙闭心窍;白矾气味酸寒,既能燥湿又能化痰,又善祛风痰。郁金以开郁为主,白矾以化痰为要。二药伍用,其功益彰,豁痰开窍、抗癫痫甚效。郁金、白矾伍用,名曰癫痫白金丸、白玉化痰丸、矾郁丸。出自《外科全生集·马氏试验秘方》。治痰阻心窍而致的癫痫痴呆,突然昏倒,口吐白沫。

《医方考》白金丸,治失心癫狂。

清·张石顽“治一妇患失心疯癫10年,用郁金120克,佐明矾30克为丸,朱砂为衣,馋服50丸,心间如有物脱去,再服而甦。以郁金入心去恶血,明矾化顽痰,朱砂安神故也。”

我曾治一少女,因情志不遂,用脑过度,以致闷闷不语,彻夜不眠,不知寒热,时穿湿衣而卧,甚则外出奔走,痰涎颇盛,吐之不尽,表情淡漠,舌白滑,脉弦滑。主取郁金、明矾,伍以远志、菖蒲、半夏、茯苓、陈皮、枳壳、竹茹、甘草,水煎服。药服6剂,痰涎减少一半,已能入睡,不再外出奔走。又服6剂痰涎已除,精神即能自制。

搞学术要根据实际情况来,不管你走哪条路,都应当在临床上抓住一点——大处着眼、小处着手。很多病都可以从痰上论治,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丹溪也讲”从痰论治“,对于好多现代病的治疗都不要忘了治痰。我在治疗精神分裂症狂躁发作的时候,常采用治痰的代表方剂是礞石滚痰丸和导痰汤。精神分裂症的病人,在癫狂发作的时候不吃滚痰丸,应当把丸药变成汤药来用,用后病人会从大便里面排出很多黏液性的东西,看起来像赤白痢一样,我们就把这个叫痰。礞石滚痰丸和导痰汤可以用以排痰,痰排出以后,疾病慢慢就好了。

2、眩晕(梅尼埃综合征)

梅尼埃氏综合征又叫内耳性眩晕。中医多从痰湿方面论治。主症:天旋地转,不能睁目,伴有恶心、呕吐,以平卧闭目为快,舌苔白腻,脉弦滑。治宜健脾化痰,平肝熄风。方用苓桂术甘汤化载。

茯苓——白术

茯苓甘淡渗利,健脾补中,利水渗湿,宁心安神;白术甘温补中,补脾燥湿,益气生血,和中消滞,固表止汗。茯苓以渗湿利水为主,白术以健脾燥湿为要。二药参合,一健一渗,水湿自有出路,故脾可健,湿可除,饮可化,痰可除。善治痰湿滞留中焦,清阳不升,浊阴不降,眩晕乃作诸症。

天麻——钩藤

天麻甘平,质重坚实,入走肝经气分,功专平肝熄风,通血脉、疏痰气,改善脑部血液流通,以治眩晕;钩藤甘而微寒,清肝热、熄肝风,除眩晕。二药伍用,平肝熄风之力倍增。

按:梅尼埃氏综合征主症为眩晕,我取健脾渗湿,温化痰饮的良方苓桂术甘汤,以治其本,钩藤、天麻,平肝熄风,以治其标。诸药参合,饮邪可去,风邪可除,其效益彰也。我临证每遇此证,如法施治,均收良效。

另外,我为取其速效,常常针刺头针之晕听区(耳尖直上1.5厘米处,向前向后各引2厘米长的水平线,共4厘米长)进针后,施以双手同步行针法。一般来说,行针3~5分钟,针后,眩晕症状均可即刻消除。

3、胸痹(冠心病)

冠心病即冠状动脉硬化性心脏病的简称,是一种与生活方式有关的疾病。恙由饮食结构不合理,不经常锻炼,心理压力过大所致。

在治疗冠心病方面我们认为,冠心病是心脏的血脉有痉挛现象,痉挛首发比较多,治疗就是疏通经络的办法,从痰论治,治痰和治血相结合,效果就更明显了。我们还有一招,即用蜈蚣治痰来缓解心脏的疼痛,这里蜈蚣既有化痰的作用,又有疏经通络的作用。在临床上还可以结合行气的办法,这里我们用像冠心二号方里面有的降香和檀香,用时这对对药要配伍得当。

用药在精不在多,施老(今墨)祝老(施老女婿)过去都很倡导对药,在他们

早年看病的时候两个药放到一起,处方上看很明显,一对一对搭配。祝老讲古人是用单味药来治病,后来发现两个药配合起来疗效提高了。我现在也强调用药要精,处方一般维持在10味左右,一般不超过16味。

冠心病属于中医“真心痛”、“胸痹”的范畴。《灵枢·厥论》篇云:“真心痛,手足青至节,心痛甚,旦发夕死,夕发旦死。”《金匮要略·胸痹心痛短气病》篇曰:“胸痹之病,喘息咳唾,胸背痛,短气,寸口脉沉而迟,关上小紧数,栝楼薤白白酒汤主之。”察其病因病机,痰浊凝聚胸膈之故。症见胸闷憋气、心悸气短、胸骨后闷痛,痛引左肩背,心烦气急、头昏目眩。治宜开胸涤痰,宣痹通阳,行血止痛。方用瓜蒌薤白白酒汤、导痰汤化裁。纳呆者,加砂、蔻仁,醒脾开胃;舌苔白腻者,加藿香、佩兰,芳香化浊;舌苔厚腻者,加厚朴、苍术,醒脾化湿。

瓜蒌——薤白

瓜蒌甘寒滑润,以清降为主,宣通胸阳,开胸除痹;薤白辛温滑利,以辛散温通为要,散阴结,除胸痹,为治胸痹之要药。二药参合,上开胸痹,下行气滞,清肺化痰,散结止痛之力益彰。

菖蒲——郁金

菖蒲气味芳香,辛温行散,化湿除痰,开窍醒神;郁金体轻气窜,入于气分,行气解郁,达于血分。清心凉心,散瘀止痛。二药伍用,出自《温病全书》菖蒲郁金汤,主治湿温病,热入心包,或湿浊蒙闭清窍而致的神志昏迷。盖胸痹痰浊为患者,亦为良方,解郁开窍、宣痹止痛之功益彰。

远志——菖蒲

远志芳香清冽,辛温行散,散瘀化痰,交通心肾,益智安神;菖蒲辛散温通,利气通窍、辟浊化湿、理气化痰、活血定痛。远志苦降以泄上逆之痰浊为主,菖蒲辛香,辟秽涤痰为要。二药伍用,化痰开窍,宁心安神之力益彰。二药参合,名曰远志汤,出自《圣济总录》,以治久心痛。

4、悬饮(湿性胸膜炎)

悬饮又名癖饮,出自《金匮要略·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》。多因饮邪停留于胸胁所致。症见胁下胀满不适,咳唾痛增,转侧、呼吸均牵扯作痛,或见干呕、气短,舌淡苔白滑,脉弦滑。治宜理气逐饮。方用控涎丹、十枣汤化裁。

甘遂——大蓟——白芥子

甘遂色黄入脾行中焦,深入经隧,荡涤水饮、疫毒、恶血,内含无水酸,刺激肠管,使蠕动亢进,产生峻下作用,并有利尿之功;大蓟苦寒色黑,入肾走下焦,辛散上行泻肺气;横行经脉,逐脏腑之水饮,荡涤脏腑水饮痰毒、恶血;白芥子色白入肺走上焦,深入皮里膜外之经隧,荡涤其水饮、疫毒、恶血。以上诸药,各等份、共研细末,每服1~3克,白开水送服。

冬瓜子——甜瓜子

冬瓜子甘寒,清肺化痰,利湿排脓,润肌肤,悦容颜;甜瓜子甘寒,清肺润肠,利水消胀,利气开痰。俗云:诸子皆降。二者伍用,沉降之力增强,利水消胀、祛湿排脓、破瘀散结甚效。我尝治一渗出性胸膜炎患者,男性,冬瓜子、甜瓜子各60克、葶苈子10克,大枣5枚,连服10剂,病即告愈,随访20年后未见再发。

治疗有形之痰的对药方

《素问·咳论》:“五脏六腑皆令人咳,非独肺也。”由此可知,咳嗽的病情十分繁杂,必须辨证论治,审证遣药组方,方可收其良效。我体会,不论是内伤咳嗽,还是外感咳嗽,均以治痰为先,痰除咳自愈。

治咳之结,施师(施今墨)首创宣、降、润、收四法,祝老在此又有发挥,我仅将我在临床应用中对于辨痰论治的应用体会简述如下:

1、痰热阻肺

痰热阻肺是由外邪犯肺,郁而化热,热伤肺津、炼液成痰,痰与热结,壅阻肺络所致。症见发热,咳嗽,痰鸣,胸膈满闷,咯黄稠痰,时而痰中带血,甚则呼吸迫促,胸胁作痛,舌红苔黄腻,脉滑数。

海浮石——旋覆花

海浮石又叫浮海石。其味咸寒,质硬而松脆,体虚而轻浮,置于水中,浮而不沉。专走上焦,清肺化痰 ,软坚散结,化石通淋;旋覆花苦咸清热,辛温走散,开结气、降痰涎,通水道、消胀满。海浮石侧重一个化字,旋覆花侧重一个宣字。二药伍用,一化一宣,稠痰可去、湿热可除,肺清肃、嗽自宁。

鱼腥草——芦根

鱼腥草辛寒,清热解毒,抗菌消炎,利尿消肿,为痰热壅肺,肺痈咳吐脓血之专功。芦根甘寒,张锡纯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:“性凉能清肺热,中空能理肺气,而又味甘多液,更善滋养肺阴,则根实胜于茎明矣。”二者同入肺经,相须为用,清热解毒,抗菌消痈之力益彰。

天竺黄——半夏

天竺黄甘寒,清肝胆之热,豁痰开窍,清心定惊;半夏燥湿化痰,健脾和胃,杜绝生痰之源。天竺黄以清为主,半夏以燥为用,二药参合,一清一燥,相互促进,清热除湿,化痰止咳之力益彰。凡痰热为咳,痰涎壅盛,中风不语,痰热惊风,癫痫等证均宜选用。

2、湿痰蕴肺

恙由脾失健运,湿蕴酿痰所致。症见痰多稀白,身重而软,倦怠喜卧,腹胀食不消,或大便溏泻,舌淡苔白滑,脉缓滑。方用六君子汤、二陈汤化裁。

半夏曲——旋覆花

半夏曲为半夏加面粉、姜汁制成的曲剂。味苦、辛,性平。为燥湿祛痰,和胃止呕,消食化积之专功;旋覆花苦咸清热,辛温走散,消痰行水,降逆止呕,宣肺止咳、平喘。半夏曲突出一燥字,旋覆花突出一宣字。二药伍用,一燥一宣,相互促进,和胃降逆,祛稀痰、白痰,止咳嗽甚妙。

为杜绝生痰之源,亦可施以香砂六君子汤为治。我体会,职是治本之法矣。

茯苓——白术

茯苓甘淡渗利,利水渗湿,宁心安神;白术甘温补中,补脾燥湿,和中消滞,益气生血。茯苓以利水渗湿为主,白术以补脾化湿为要。二药伍用,一补一渗,水湿则有出路,故脾可健、湿可除,饮可化,肿可消,诸恙悉除。

苍术——白术

苍术辛香燥烈,苦温燥湿,走而不守,醒脾健运;白术甘缓,质润气香,守而不走,补中除湿,升举清阳,益气生血。苍术走而不守,以醒脾开胃为主,白术守而不走,以补脾益气为要。二药参合,相互促进,醒脾开胃,补脾化湿之力倍增。

3、顽痰阻肺

顽痰阻肺,职是肺脏受邪,输布津液功能失职,聚液成痰,日久不化;痰火互结,阻滞肺管。症见胸胁作痛,咳嗽气喘,痰吐黏稠,吐之不尽,甚或咯脓血等症。治宜清化顽痰,畅通气道。

黛蛤散——海浮石

黛蛤散出自清·祝补斋《卫生鸿宝》,由煅蛤壳180克、青黛15克组成,共研细末,备用。蛤粉软坚散结,清热化痰;青黛苦寒,清热解毒,凉血止血,利咽止痛。海浮石咸寒,咸能软坚,寒可清热,清肺化痰,软坚散结,消石通淋。诸药合参,相得益彰,清肺热、泄肝火、化老痰、祛顽痰、止咳之力增强。

若咳吐顽痰,并伴咯脓血者,宜与花蕊石、钟乳石参合,其效更彰。

花蕊石——钟乳石

花蕊石酸涩收敛,其性平和,止血而不留瘀,化瘀而不伤血,为治血瘀之要药。钟乳石又叫鹅管石,质硬而脆,断面呈玻璃光泽,入走肺肾,功专温肺气、壮元阳、破痼冷、生气血、下乳汁。二药伍用止血机理,《本草纲目》:“花蕊石,其功专于止血,能使血化为水,酸以收也。而又能下死胎,落胞衣,去恶血,恶血化则胎与胞无阻滞之患矣。”《本草经疏》:“石钟乳,其主咳逆上气者,以气虚则不得归元,发为斯疾,乳性温而镇坠使气得归元,则病自愈。盖二药均为矿石之辈,质坚体重,镇坠降气之力颇著,职是气降血亦降,咯血自止是也。”

我遵师门之传,验之临床,每遇支气管扩张,咳吐顽痰,或吐脓血痰者,均有良效。

医案:1970年初夏,刘XX,男,60岁,铁路退休工人。咯脓血顽痰3年余,西诊:支气管扩张。不定时咯脓血,少则千余毫升,多则达半痰盂,住院抢救,均未愈。邀余会诊,尝用花蕊石15g、钟乳石15g、黛蛤散15g、海浮石25g、仙鹤草30g、血余炭10g,水煎服。服药三剂,咯血已止,又服三剂,诸恙悉平。嘱饮食调养,以善其后,随访10年,未见再发。

4、风痰

风痰是指素有痰疾,因感受风寒、风热之邪,怫郁而发。又指痰在肝经病变。症见眩晕痰风,肢胁满闷,烦躁易怒,便溺秘涩,其痰色青而多沉,舌质淡暗,苔白稍腻,脉弦滑。治宜祛风化痰。

钩藤——天麻

钩藤,甘而微寒,体轻气凉,清热凉肝,平肝息风,善治肝风内动、惊痫抽搐,肝风上扰,眩晕、头痛,痰阻络脉、肢体麻木不仁;天麻甘而微温,独入肝经,长于平肝潜阳、息风止痉,为治风之圣药,不论内风、外风均可应用,尤宜虚风内动,风痰上扰所致的眩晕、四肢麻木、抽搐等证。二药伍用,平肝息风之力倍增。

若肝经热甚者,宜与羚羊角参合。本品咸寒,入肝、心经。质重气寒,善走血分,清上泻下,为平肝息风之要药。若热及生风者,羚羊角粉0.3~0.5g,冲服,其效更彰。我每遇婴幼儿发烧,时欲抽风者,如法为治,常收立竿见影之效。

胆南星——旋覆花

胆南星为生天南星的干燥块茎研末,浸入牛、羊、猪胆汁内,以淹没为度,日晒夜露。干后继加胆汁,至变为褐色为度。再装入牛胆囊中,悬挂阴干备用。南星苦温辛烈,开泄走窜,燥湿作用较强,经胆汁制后,其性由辛温变为苦凉,其燥烈之性大减。它既能消除燥热伤阴之弊,又能增强豁痰,增强呼吸道黏液分泌,促进痰液的排出。旋覆花苦降辛散,咸以软坚消痰,温以宣通壅滞,既可下气散结,宣肺平喘,行水消痰,又能降逆止呕、止噫气上逆。盖胆南星以清化痰热,祛风解痉、镇惊为主,旋覆花以消痰行水,降气止呕,宣肺平喘为要。胆南星突出一个清字,旋覆花侧重一个宣字,一清一宣,宣燥和化,风可息,痰可去,嗽可宁,喘可平。

附:调气汤应用经验

我给大家介绍一个小方——调气汤。由桔梗—枳壳,薤白—杏仁两对对药组成。我跟师施老的时候,不说什么药配什么药,而是讲“上下左右”,一说“上下左右”,我们就知道是这两对对药。调气汤运用范围很广,例如:冠心病以气滞为主,就可以用,还有胃肠病有心下逆满症状的时候,也可以用调气汤治疗。

中医还有一句话叫“百病生于气”,很多种病是由于气机失调引起的。尤其现在社会处于改革的阶段,不顺心的人有很多,不顺心的事也常常有,当受到不公平待遇时,如果自身不能调畅气机,就会出现气机郁结的情况。

作为医生,为病人解决难受痛苦是非常必要的。经方上有,到底灵不灵,你用的这个过程即可验证,灵就继续用,如果不灵你就要想办法。调气汤可以用于冠心病、胃肠病,对于梅核气也很好的疗效。梅核气按照《金匮要略》上讲的咽喉像有痰一样,吐也不吐不出来,咽也咽不下去,老觉得嗓子有东西。治梅核气我还有别的办法,最常用的办法是乌梅配威灵仙。有一句话望梅止渴,乌梅可以增加津液。为什么用威灵仙?威灵仙通行十二经脉,通行经脉就可以解决咽喉的痉挛问题。这一对药是我近年来比较常用的,你们可以试一下。还有一个对药五倍子配五味子,五倍子的量小一点,五味子的量稍微大一点。治咽喉不适这个问题,要先用疏通的办法,疏通以后津液才能上达。

女性病乳腺增生,现在大家常用逍遥散。我还尝试着加了橘核和荔枝核这一组对药,15克-30克都可以。乳房胀痛有增生的可以用这个对药,在逍遥散疏调肝气的同时,再加上消除乳房增生的药疗效就更好了。■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