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810|回复: 0

张锡纯的镇肝熄风汤

[复制链接]

4014

主题

4974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5656
发表于 2021-10-22 16:30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【组成】怀牛膝30克,生赭石30克(轧细),生龙骨15(捣碎),生牡蛎15克(捣碎),生龟板15克(捣碎),生白芍1克,玄参15克,天门冬15克,川楝子6克(捣碎),生麦芽克,茵陈6克,甘草4.5克。

【用法】水煎,分2次温服,每日1剂。

【功用】镇肝熄风,滋阴潜阳。

【主治】内中风证,其脉弦长有力,或上盛下虚,头目时常眩晕,或脑中时常作疼发热,或目胀耳鸣,或心中烦热,或时常噫气,或肢体渐觉不利,或口眼渐形歪斜,或面色如醉,甚或眩晕,至于颠仆,昏不知人,移时始醒,或醒后不能复原,精神短少,或肢体痿废,或成偏枯。

【加减】心中热甚者,加生石膏30克;痰多者,加胆南星6克;尺脉重按虚者,加熟地黄24克,净萸肉15克;大便不实者,去龟板、赭石,加赤石脂30克。

【方论】方中重用牛膝引血下行,此为治标之主药。而复深究病之本源,用龙骨、牡蛎、龟板、芍药以镇肝熄风。赭石以降胃、降冲。玄参、天门冬以清肺气,肺中清肃之气下行,自然镇制肝木。至其脉之两尺虚者,当系肾脏真阴虚损,不能与真阳相维系。其真阳脱而上奔,并挟气血以上冲脑部,故又加熟地、萸肉以补肾敛肾。从前所拟之方,原只此数味。后因用此方效者固多,问有初次将药服下,转觉气血上攻而病加剧者,于斯加生麦芽、茵陈、川楝子即无斯弊。盖肝为将军之官,其性刚果。若但用药强制,或转激发起反动之力。茵陈为青蒿之嫩者,得初春少阳生发之气,与肝木同气相求,泻肝热兼舒肝郁,实能将顺肝木之性。麦芽为谷之萌芽,生用之亦善将顺肝木之性使不抑郁。川楝子善引肝气下达,又能折其反动之力。方中加此三味,而后用此方者,自无他虞也。心中热甚者,当有外感,伏气化热,故加石膏。有痰者,恐痰阻气化之升降,故加胆南星也。

【验案】

刘铁珊将军丁卯来津后,其脑中常觉发热,时或眩晕,心中烦躁不宁,脉象弦长有力,左右皆然。知系脑充血证。盖其愤激填胸,焦思积虑者已久,是以有斯证也。为其脑中觉热,俾用绿豆实与囊中作枕,为外治之法。又治以镇肝熄风汤,于方中加地黄30克,连服数剂,脑中已不觉热。遂去川楝子,又将生地黄改用18克。服过旬,脉象和平,心中亦不烦躁,遂将药停服。天津铃铛阁街,于氏所娶新妇,过门旬余,忽然头疼。医者疑其受风,投以发表之剂,其疼陡增,号呼不止。其翁在中国银行司账,见同伙沈军阅五期《衷中参西录》,见载有脑充血头疼诸案,遂延余为之诊视。其脉弦硬而长,左部尤甚之,其肝胆之火上冲过甚也。遂投以镇肝熄风汤,加龙胆草9克,以泄其肝胆之火。1剂病愈强半,又服2剂,头已不疼,而脉象仍然有力,遂去龙胆草,加生地黄18克。又服数剂,脉象如常,遂将药停服。

陈德三,山东曲阜人,年38岁,在天津一区充商业学校教员,得痫风兼脑充血证。因肝火素盛,又在校中任讲英文,每日登堂演说,时间过长。劳心劳力皆过度,遂得斯证。其来社求诊时,但言患痫风,或数日一发,或旬余一发,其发必以夜,亦不自觉,惟睡醒后舌边觉疼,有咬破之处,即知其睡时已发痫风,其日必精神昏愦,身体酸懒。诊其脉左..右皆弦硬异常,因问其脑中发热或作疼,或兼有眩晕之时乎?答日:此三种病脑中皆有,余以为系痫风之连带病,故未言及耳。愚日:非也,是子患痫风兼患脑充血也。按痫风之证,皆因脑髓神经失其所司,而有非常之变动,其脑部若充血过甚者,恒至排挤脑髓神经,使失其常司也。此证既患痫风,又兼脑部充血,则治之者自当以先治其脑部充血为急务。治以拙拟镇肝熄风汤,为其兼患痫风加全蜈蚣大者3条。盖镇肝熄风汤原为拙拟治脑充血之主方,而蜈蚣又善治痫风之要药也。前方连服10剂,脑部热疼眩晕皆除。惟脉仍有力,即原方略为加减,又服10剂则脉象和平如常矣。继再治其痫风。治以拙拟愈痫丹,日服2次,每次用生怀山药15克煎汤送下。服药逾取病未发,遂停药勿服,痫风从此愈矣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